123

文章詳情
當前位置: 企業文化 > 風采中核
核電建設者賀睿端:干工程就是要享受“陽光雨露”
文章來源:中核集團 日期:2019年11月13日

  

  從江蘇連云港到福建霞浦,從中俄核能合作典范的田灣核電站到中國四代核電工程,從維修領域轉戰生產計劃,再全身投入工程建設一線,賀睿端無論從地域,還是領域,還是專業,都在進行著人生的一次關鍵“轉身”。

  再次見到賀睿端,當初那個陽光帥氣的大男孩意氣仍在,但身上的氣息已變得更加沉穩,年輕的臉龐被工程現場的陽光與海風,涂抹上了一層黝黑。“福建霞浦的陽光太烈,天天這么曬著,想不黑都不行啊。”賀睿端開玩笑地說,“在霞浦干工程享受的是‘陽光雨露’”。

  從運行機組轉戰在建工程,從條件優渥的運行電站到條件艱苦的創業項目,不禁讓人好奇,他想過什么,做過什么,做得怎么樣?

  理科生的工程思維

  

  “這是廠址的那座山,要把工程場地平整出來,要在這里開挖”,賀睿端一邊說著,一邊拿過一個本子詳細繪制當時的現場草圖。當年那個埋頭編制機組運行和大修計劃的年輕人,已經變成了一個成熟有條理的工程人。

  “在運行機組干計劃比較規律,想換一個更有挑戰的工作,也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少斤兩。”說起剛到霞浦的日子,賀睿端坦誠自己心里“是沒譜的”。“我從來沒干過工程,而且那會現場條件很差,工作任務又特別重,壓力很大。”

  作為霞浦工程首批建設者之一,賀睿端一路從無水無電無路無通訊信號的荒島“趟過”,走到今天廠房林立、熱火朝天的工程現場。他曾經在蚊蟲肆虐的海島簡易板房中過夜,他曾在臺風肆虐后第一個返回現場查看險情,每月最少有20天以上“扎”在現場。

  賀睿端一邊在紙上畫作業示意草圖,一邊抬頭解釋:“正挖的時候現場條件特別差,再加上炸藥采購和存放審批,工程車運輸車管理,當地群眾的溝通等工作,可以說千頭萬緒,哪哪都關系工作進展,哪哪都要妥善處理好。”說話的時候,賀睿端的眉端會時常皺起,似乎這樣的講述讓他再一次回到了那時那刻,這段在他內心印跡已深刻異常的時光。

  和理工男對話,好處是條理、邏輯和數據非常清晰。一個下午,我們的談話被一連串的數據和一個個工程專業術語串在一起,“24小時不停作業需要配備多少輛工程車和設備”“5萬方需要多長時間來挖”2015年半年時間才完成了200萬方,而2016年的任務是2000萬方,幾乎不可能……感覺上,這不是一次采訪,而是一堂核電工程專業課。我并不清楚這許多數字真正代表著什么,但我卻清楚,正是有這一個個數字的出現,霞浦工程圓滿完成了既定任務。

  讓計劃“滾動”起來

  當“不可能”遇到常規,會發生什么?面對2016年2000萬方爆破任務,“以不變應萬變”這招顯然不可行。如何變?往哪變?

  一番集思廣益后,一個大膽的提議引發熱議:“把運行機組大修三天滾動計劃的方法用到工程土石方作業中!”“這樣的方法從來沒采用過,如果不行,任務完不成怎么辦?”議論一波接一波涌來。最終,這項大膽的創新引入到了施工中,霞浦工程建設者成為將運行機組計劃模式引入工程建設的“第一人”。

  “那會兒,我們心里有些打鼓,不是對方案持懷疑態度,而是擔心自己哪里沒考慮周全,對工程進展造成影響。”賀睿端說起當時的糾結,眉頭皺得更緊了。

  2016年,任務很重,但老天卻極其不給力。從初春開始,天就像漏了一般,幾乎沒有停歇。“下雨天對土石方作業造成了極大的阻礙。一邊是必須要完成的任務量,一邊是確保施工期間的人員和設備安全,真是一種極致的考驗。”那段時間,他常常會睡到半夜突然醒來,看看窗外有沒有下雨,然后就再也睡不著了。心里想著事,窗外就慢慢變白了。

  考驗還不止于此。對施工單位來說,要把之前的“粗活”變成繡花式的“細活”,沖擊極大。“運行機組的標準是非常精細的,細到什么程度?就像要將一座大山切分成一小塊一小塊豆腐塊般。最開始,施工單位非常不適應。”話風一轉,賀睿端欣慰地說,“事實證明,中國核工業人是絕對經得起任何考驗的。”承擔土石方爆破任務的華興機械化迅速轉變觀念,調整思路,從不適應到接受再到享受這種改變帶來的成果。

  一天天過去,工程現場“舊貌換新顏”。這其中,賀睿端和工程計劃一班人制訂出的細致、科學、有序的施工計劃至關重要。

  開弓之箭必須向前

  2018和2019年,是霞浦工程非常關鍵的兩年。土建施工各項工程和工作能夠順利推進?施工全面鋪開后面臨的安全與質量風險是否能夠控制?大批參建隊伍和人員進入現場的管理能否有序?疑問很多,但方向只能有一個,因為“開弓沒有回頭箭”。

  經過與現場幾年的相伴,賀睿端的腦海中猶如存在一幅項目進展全息影像:各子項布置在哪?施工邏輯如何?進展是否正常?主要影響因素有哪些?應對措施是否有效?所有的畫面和情況,每天都在他的腦海里和心里盤旋。

  施工圖紙升版、設計變更頻繁、施工預埋材料劇增、人員流失、惡劣天氣……困難比想象中來得更加迅猛。但是憑借對施工工序、施工條件和施工周期等的熟悉,賀睿端主動作為、靠前協調,積極組織各方全面梳理施工邏輯、精確計算施工周期、妥善解決人水電料等需求,及時解決其它影響因素,并制定了詳細的應對措施。

  干土建工程是件“靠天吃飯的事”。近兩年時間里,賀睿端和土建戰線上的兄弟們,一邊協調安排現場各項工作,一邊投入大部分精力“與老天抗爭”:無畏臺風,冒著酷暑,搶修被損壞的水電路;與臺風賽跑,節假日無休,確保設備安全到場安裝;嚴密布控,科學計劃,將大自然帶來的不利因素消弭到最小,給現場施工贏得最大的保障……

  2019年,土建施工計劃進入攻堅期。能否安全優質按計劃邁進安裝階段,所有人可謂“煞費苦心”。面對工程各階段重點難點問題,賀睿端帶領隊伍積極策劃、全面動員,先后成立了“場平土石方青年突擊隊”“核島第一罐混凝土澆筑青年突擊隊”和“反應堆廠房施工黨員攻堅突擊隊”,一步一個腳印,逐步實現了一個個節點,確保工程持續有序向前推進。

  遙遠的春節

  

  霞浦工程是一個起點高、要求高且困難重重的工程,不僅需要所有參與人員付出遠超常人的心血和汗水,還需要所有參與人員擁有遠超常人的毅力與意志。

  “從到霞浦起,就沒和父母一起過過一個春節……”賀睿端的眼里有些無奈,也有些傷懷。“工程進度要趕上,春節期間施工計劃也已經制定好,現場需要有人盯著,我得留下來做好現場協調和監督。”每一次,他總會如是說,然后留下來和現場那些同樣為了工程進展而堅守崗位的快堆人,陪著長表島的月光,聽著長表島的海浪,一起辭舊迎新。

  賀睿端無法回家,思念兒子的父母便想方設法地找時間來看他。每次看著父母背著大包小包湖南特產風塵仆仆而來,他的心里是說不出的酸楚,“我也想每年都回老家過年,陪著父母吃個團圓飯。但人總是要有點奉獻精神的,不能老是計較個人得失。我愛我的家人,我也愛我的事業,但在某一時刻需要做出一些犧牲時,我必須做出選擇。”

  歲月的逝去,年輪的增長,賀睿端在自己人生的舞臺上扮演著一個個不同的角色。無論哪個角色,他都全情投入,都傾心演繹,“一旦做了決定,就不要遲疑,要信心堅定地努力向前走。這個過程,就是你對自己最好的證明。”(文 李竑翊 影陳海翔)

【打印】 【關閉窗口】

色情伦理电影日本大片在线观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